偷得浮生半日闲

假扮殷候外孙被揭穿

|这一章看到这里之前我都是有点儿心酸的 展昭在主动与被动之下游离于江湖之外 庙堂中又只是四品 虽说不靠别人自己就闯荡出了南侠的名头 但黑白道的俗人们却对他态度微妙  
也心疼殷候 老人家想到我家这么优秀的展昭却连自家外公的姓氏都报不得
众人也为展昭这样优秀的却不会大放异彩的后辈扼腕叹息
但展昭是谁 虽从小梦想是“吃遍天下无遗漏” 看似没心没肺 但是他高的惊人的天赋 伴随长大的一切 那都是魔宫带来的 他就是魔宫的宝 就是他外公的宝 谁都不能顶替!谁都不能看低!
ps: 反正我看到猫猫那么霸气 外公鼻子一酸 我的鼻子也酸了 以前都是笑着看 这回哭出声|

白玉堂迅速扫了众人一眼,走到展昭身边,随后对陆天寒行了一礼,“外公。”
陆天寒点了点头。
瞬间,楼里人面面相觑。
就在一片安静之中,陆凌儿跑了上来,“爹呀!你要……唔。”

可那头……江湖人可激动了——这人是白玉堂的外公,身边又跟了个疯疯癫癫的丫头,难道就是大名鼎鼎的陆天寒?
远处,天尊就注意到殷候的神情,似乎有些黯然。同样是外公,人家的外公多让人自豪啊,自己就给子孙添麻烦咯……
无沙和天尊对视了一眼。
……
此时,就见展昭忽然站了起来,走向殷明月。
白玉堂摇着头……这会儿,雪蛤汤送上来了,陆天寒盛了一碗给陆凌儿,又给白玉堂盛了一碗。。
白玉堂刚才跟陆凌儿折腾半天也饿了,就端着喝,边看着那边情况。
此时,楼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展昭吸引过去了。
陆天寒压低声音,问白玉堂,“展昭准备怎么处理?你不担心啊?还有心情吃,人家可向着你呢。”
白玉堂笑了,对陆天寒摆摆手,“放心,那猫自有办法处理。”
陆天寒挑挑眉,“真的?”
“那可不,你不也没占到他便宜么。”白玉堂促狭地看了看桌上的大麦茶纸包。
陆天寒尴尬,瞪他——臭小子。
白玉堂说完,抬头望过去——展昭会怎么处理?以他对展昭的了解,有一件事,其实展昭早就想做,但是一直没机会做,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做?
远处,天尊和无沙也看殷候,那意思——你外孙会怎么处理?
殷候耸了耸肩,叹气,“哎……”
无沙和天尊都看着他。两人其实也理解殷候的无奈……白玉堂可以光明正大在世人面前叫陆天寒外公,引以为傲,而殷候呢?女儿、外孙,都要隐姓埋名。
就在众人都好奇展昭准备如何处理的时候,只见展昭走到殷明月跟前,站在了桌边。
殷明月仰起脸,看展昭,问,“展大人,有何见教?”
“你是假的。”展昭淡淡开口,“殷候没有你这样的一个外孙。”
殷明月冷笑,“还是这句啊……有证据么?”
展昭伸手,轻轻一撩衣袖……啪嗒一声。
就见一串天珠手链滑了下来,落在展昭手腕处。
众人看到那串天珠,都愣了。
陆天寒也愣了,白玉堂笑了笑,端着碗喝雪蛤,果然做了啊……展昭就是展昭!他名正言顺,怕什么?
而此时,对面的天尊和无沙也张大了嘴,殷候就坐在那里发呆。
只见展昭用巨阙轻轻一点殷明月眼前的桌子,不紧不慢地开口,“因为我才是真的。”
展昭的话出口,酒楼里,瞬间鸦雀无声。
良久,尧子凌突然问,“你说你什么是真的?”
展昭一挑眉,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我说,我展昭,才是殷候独一无二的外孙。”
远处,天尊和无沙轻轻推了推傻眼的殷候。
殷候被他俩推了两下,才回过神来,下意识伸手搔了搔头,莫名鼻头有点点酸。
天尊笑着瞧他,“开心啦?”
殷候抓耳挠腮的,但是脸上却有难掩的笑意——他家昭昭说自己“是殷候独一无二的外孙”的时候,好自豪,好骄傲。
无沙也笑了——展昭果然是殷候亲外孙,要不然不玩,要不然就来点惊世骇俗的!做这选择的时候就和刚才选择帮白玉堂一样,一点挣扎都没有,宁可前途名誉都不要,他也要在天下人面前,认了殷候这个外公。
白玉堂端着雪蛤汤,挑眉看了看陆天寒,那意思——怎样?
陆天寒点了点头,笑——好个展昭!这性子,带劲!

啊 我死了

櫻井くん:

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一双大眼睛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
那就眨巴眨巴●v●

耳雅太太 龙图案卷集 天母 雪眼珠章

看到瞎子道士承诺吞下雪眼珠和天母一起下地狱 但天母却是“骗人”的  吞下后却是使瞎子忘却了这段孽缘  双目复明 还幸福的生活了一辈子 最后满天飞雪中两人的背影…
看着这段一下子就流泪了 天母与道士熟动情多?其实无法比较吧 剧情一再反转 但两人是真心相爱吧

“雪焰珠是不值钱,但是与雪焰珠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雪眼珠,却是价值连城!”贺之名挑了挑眉,“简直无价之宝!”
展昭听着有些莫名,“雪眼珠又是什么?眼珠子?”
众人看白玉堂,白玉堂都摇摇头,这就真的没听过了。
“相传是天母的眼泪变成的。”贺知章给众人讲了一个雪城附近的古老传说,“这天母据说是妖怪,也有说是雪精,传说是个女人,年轻貌美。”
一直坐在赵普腿上的小四子一听又是妖怪又是雪精的,赶紧往赵普怀里蹭。
贺之名伸手戳了戳他,觉得肉呼呼挺好玩的,就道,“不怕,不吓人。”
小四子松了口气。
“那天母据说嘴里有三排牙齿,狼牙一样尖锐,吃人的时候嘴巴能长很大……”
小四子捂住耳朵怨念地看贺之名,骗人呀!
贺之名笑得开怀。
众人面面相觑——这位贺太守也挺无聊的,故意吓唬小孩子。
“天母通常装扮成雪地里独行的妇人,手中会抱着个襁褓中的孩童,假意受伤摔倒在雪地里哭泣。”贺之名说,“当然了,只是传说。路过的旅人往往会因为同情施以援手,但是一靠近,才发现她怀中的并非婴儿,而是上一个她吃掉的人的头颅。”
公孙下意识地将小四子抱过来,捂住耳朵——这下完蛋了,小家伙要连着做几天噩梦了。
“路人大多会吓傻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天母已经一口将人脖颈咬断,然后拖入雪地里,慢慢吃完。”贺之名说完,就见众人都一脸倒胃口的样子,笑了笑,“不过凡事总有个例外。”
“难道她碰到了个不好吃的?”展昭笑问。
贺之名笑着摇头,“有一天,她碰到了个瞎子。”
“瞎子?”众人都好奇。
“传说是这样的,那瞎子原本和大队人马赶路的,听到远处有女子哭声,于是说要去看看。当地人提醒他有关于天母的传说,让他不要理会。但是那瞎子不愿意,就离开队伍,循声找去了。他最终找到了天母,靠近过去,那天母还是和以往一样,拿襁褓里的人头给他看。”
众人都皱眉,贺之名就摇摇头,“但是瞎子看不到啊,他没被吓到,而是伸手摸到天母的肩头,问她‘你怎么穿那么少啊?冷不冷啊?伤在哪儿了?’那瞎子还将自己的披风拿下来,摸摸索索给她披上,以为那姑娘吓傻了,就跟她说,‘你不用怕,住哪里啊?我送你回去吧,不过我看不见,我背着你,你给我指路吧。’”
众人都听得入神。
“那天母也鬼使神差地没吃他,而是问他,‘你不怕我是天母吃了你么?’”贺之名接着说,“那瞎子倒是也豁达,说他又看不见,也没亲人,真是天母就认倒霉了,不是天母,能救人一命也是好的。”
“瞎子在天母的指引下,来到了她暂居的农舍,躲避风雪。”贺之名道,“那瞎子别看人看不见,但是很风趣,博古通今,讲了很多趣事给天母听。从那之后,天母日日和瞎子在一起,有时候一起出去走走,有时候就谈天说地……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
“那瞎子不是赶路么,那么闲?”白玉堂冷不丁问了一句。
贺之名笑了笑,“渐渐地,天母对瞎子产生了感情,直到寒冬过去,春回大地的时候……天母要离开这里了。”
“她去哪儿?”展昭好奇。
“天母只能生活在冰雪交加的地方,一旦没了风雪,她会死去。”贺之名一摊手,“还是传说里说的,天母舍不得瞎子,有些遗憾自己如果只是普通人家的姑娘就好了,可以和瞎子长相厮守。第二天就要停雪了,也就是说当天晚上天母必须离开……然而那天夜里,瞎子突然跟天母说,想娶她为妻。”
众人一愣——啧啧,这下麻烦了。
“天母怎么做?”展昭好奇。
“她决定留下。”贺之名淡淡道,“第二天,风雪停了,太阳出来后雪就开始融化,天母变得有些虚弱。瞎子欢欢喜喜准备了大红礼堂、大红嫁衣,与天母拜堂成亲。虽然天母已经十分虚弱,但仍然很开心,瞎子对她一往情深,就算她成亲第一天就死了,也值得。只是遗憾不能与他白头到老……”
众人听到这里,都不免有些遗憾——可惜,人妖殊途。
贺之名看了看众人神色,冷笑了一声,“这可不是个凄美的传说。”
众人一愣。
“成亲当晚,瞎子用一把初春刚刚发芽的桃木做成的木剑,刺进了天母的心口。”贺之名的话,显然让众人惊讶不已。
“为什么啊?”小四子虽然捂着耳朵其实一直能听到,听到这里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掰开公孙的手好奇,“干嘛要拿木剑刺媳妇儿呀?”
众人也点头。
贺之名叹了口气,“那个瞎子其实是个驱鬼捉妖的道士,是村民请来抓天母的。”
众人皱眉。
“他好坏啊。”小四子忍不住说。
公孙看他,“那天母吃人哦,不是更坏?”
“天母也坏的,但是要抓天母就抓天母么,干嘛要骗妖怪的感情。”小四子撅个嘴,“妖怪连命都不要想跟他成亲喔!”
众人也觉得这道士虽然捉妖是为民除害,但使用的方法有些卑劣,妖怪可恨,但也有可怜之处,总之的确不凄美了,是个悲剧。
“那后来呢?”展昭问贺之名,“天母死了么?”
“天母被桃木刺中之后,便不能动弹了,村民们将她绑起来,准备放火烧死她。”贺之名说,“天母临死前,瞎子问她,有没有遗愿。”
“天母怎么说?”公孙问,“他很恨道士吧?”
贺之名摇了摇头,“这倒没有,天母问道士,伤不伤心,道士告诉她,自己很伤心。”
众人都无语。
“骗别人当然要先骗到自己,道士的确与天母朝夕相处下来有了感情,但还是那句话,人鬼殊途。”贺之名笑了笑,“天母告诉贺之名,自己被烧死之后,会下地狱,那里很黑很寂寞,问他能不能也下去陪她。”
众人一挑眉——意思是要道士陪葬?
“道士当时就问,要怎么去?”贺之名接着说,“天母就说,自己死的时候,会落泪,泪珠会变成雪眼珠,有剧毒,他只要吞下,就能立刻死掉下地狱了。”
“道士答应了?”赵普惊讶。
“答应了。”贺之名点了点头,“之后天母被点火焚烧,瞬间灰飞烟灭了。她死的时候的确流泪,泪水滚落到雪地里,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珠子,里边有雪花。村民都劝道士不要吃,为了个妖怪陪葬不值得,但是道士说他欠了天母的情,要下去还她,于是吞下了雪眼珠。”
“然后他死了?”众人都问。
“没。”贺之名摇了摇头,“他天生就失明的双目重见了光明。”
“什么?”众人惊讶。
“他不仅双目复明,还没有了关于天母的这一整段记忆,快快乐乐地活到百岁,儿孙满堂之后寿终正寝。据说他死的时候,漫天飞雪,有人看到一个白衣服的姑娘站在雪地里等待,道士断气之后,那姑娘牵着一个年轻的公子,消失在了雪地里,貌似那公子双目失明,和当年的道士很像很像。”
众人听到这里,都觉得——好像兜了个圈,悲剧又变完美结局了,还凑合。

刚刷完银护2  终于知道大家为什么都叫他勇度爸爸了 爸爸好暖心 

爸爸&鹅子之间的趣味也是天真烂漫有趣  从小粑粑教育的思想不是听话就打pp 而是不听话就吃掉 so funny……

勇度最疼鹅子了 有个这样傻叼趣味的酷炫爸爸真好 

Rocket 小浣熊 垃圾熊猫 puppy 狐狸 老鼠 三角脸猴子真的对勇度爸爸很有好感啊 毕竟是银河谜のcp 渐渐的变成更成熟的浣熊了

最后可爱的勇度爸爸压阵 爱他一辈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越看越像

百漪清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笑疯了

于是激情做表情包XP

【中文十级的不是我 是→@路边苦李397

消失≠die  并且这只是上集 还有下集呢 所以我的心态正在逐渐调整的很好
又看了漫威经典的F**K & KILL & Marry梗+我有3个好Chris梗
瞬间开心了起来 基妹和冬的表情:我家的Chris我来守护
(图源水印)

来之前如图 和闺蜜开心的自拍着 嘿嘿嘿的傻笑
着然后..........................
直到爸爸被刺心痛的抬不起头最后小虫“I don't
wanna die”突然眼泪涌出来是那种没抽泣没声音 拦不住直接流出来那种

扑倒怀里时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

大圣的尾巴呀:

1.觉得星爵被全网骂真的好冤啊。既然博士选择的那唯一会成功的那条路里这一切都是必然,那么包括星爵的行为也是必然啊。换句话说,如果他不动手、一半人不死掉,那么这一条路也就不会成为胜利的那条路了啊。
所以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冲动,都没有理由骂他啊。😂正是他的行为,构成了唯一会成功这条路的一个必要环节。

2.以及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奇异博士在独立电影里打多玛姆的时候,就是经历了很多个结局,一遍一遍死亡。
这次在复联3里,他经历了1400605次结局,只有一次胜利。
也就是说,他为了寻找胜利的途径,独自承受了1400604次死亡。
……
想通这个点的时候内心暴风哭泣。

3.刚刚群里基友发了一个图,就是外网有网友发的,为什么所有人都是毫无知觉地直接化成灰,而只有小虫会在化灰说“Mr.Stark, I feel not good.”是因为他有蜘蛛感应。所以别人没有任何感觉,而他就连死掉的时候,也是觉得难受的。
最后扑到铁人爸爸怀里的时候,Peter带着哭腔说“Please, I don't want to go.”
而他只是一个16岁的孩子啊。(*꒦ິ⌓꒦ີ)

图一源:眠狼大大
图二图三源:大概……外网截图?

一瞬间我的脸也忽然热了起来 替太太开心  实在是太棒了 妮妮也真的是天使啊

眠狼:

刚刚,RDJ在facebook上发了我的画,天呐……
老大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真的瞬间手抖脸颊发烫。
太好了,他一定是看到了我送给他的画册礼物,他真的会认真去看每一个粉丝为他精心准备的礼物,他太好了,希望他看到画册时会像我想象般那样开心,我没有遗憾了!❤️此时此刻无比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