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半日闲

存一下关于亚历山大与赫菲斯提安之间的资料~(6.11)

我的娘 看完了 刚开始以为会是把赫菲斯提安当做女人来宠 毕竟这并不少见 可亚历山大却是把他放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上 不仅是他本人有能力并且他们对彼此的位置都是独一无二的 历史真精彩啊

素人叶间:

一入亚赫深似海啊………


佛系选手500:



 @Whisper  爱人!来!一起磕!








01\<希腊的绝唱>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安




地址戳我




 亚历山大与赫菲斯提安,这篇个别叙述充满了直男的审美,略觉得不舒服,偶尔把赫菲斯提安当尤物一样来品评的感觉不太好(。




“战无不胜的亚历山大只败在了赫菲斯提安的双腿间”——其实是格斗赢了他辣,不过我还是桀桀地坏笑了起来,托腮。)




(在公元前324年,亚历山大自己娶波斯公主为妻的时候,他强迫赫菲斯提安娶另一位波斯公主,赫菲斯提安见都没见过那位公主,于是问他为什么搞专横的捆绑婚姻。亚历山大的回答是,如果我们娶一对姐妹,那以后我们的孩子会有相近的血缘。)(啊,真是自私又变态可是又很迷人的爱情 = = )




(赫菲斯提安的死,对亚历山大是致命打击,他完全陷入疯狂。他先是抱住尸体不放,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哭得死去活来。然后他迁怒于可怜的医生,责怪医生没有治好赫菲斯提安。疯狂的亚历山大非常的残忍,他先吊死了赫菲斯提安的主治医生,然后把尸体钉上了十字架。然后他大肆屠城,冷血地说每杀死一个人就算为赫菲斯提安献祭一次。他下令推倒城墙,把所有建筑涂成黑色,禁止音乐,割去所有马匹的鬃毛。 )(疯狂又变态的情愫……屠城就太过分了啊……)




(金棺里赫菲斯提安穿着金缕衣,脸色如同苍白的象牙,双手交叠放在胸前,手里握着亚历山大的金发。亚历山大刷的一刀割下了自己的头发,代替自己陪伴赫菲斯提安入殓。赫菲斯提安死后,从此亚历山大的房间摆放满赫菲斯提安的各种姿态的大大小小的雕像,有青铜的,有象牙的,也有黄金的。 赫菲斯提安是他的右辅大臣,也是他的将军,他无法接受军队里没有赫菲斯提安的名字,于是赫菲斯提安的军团永远叫赫菲斯提安军团,不管军团的将领是谁。)(哭唧唧地萌……)




(赫菲斯提安的葬礼的豪华,超过了埃及的法老或波斯的皇帝。当初大流士战败,想向亚历山大求和的时候,提出愿意给亚历山大一万塔仑黄金,一塔仑应该超过现在的50磅重。而亚历山大为赫菲斯提安的葬礼花费了一万两千塔仑,感觉要把国库清空了。而且他为赫菲斯提安熄灭了巴比伦的神庙里的圣火。本来只有帝王驾崩的时候才熄灭圣火的。亚历山大是把赫菲斯提安当做帝王来对待的,不是把他当个皇后或宠妃。 )(啊,我死了……)




(他很节俭,对物质享受和声色享受都没有兴趣。感觉他唯一奢侈的花钱是赫菲斯提安的葬礼。他非常珍视情感,而且他绝不背叛。他非常恋旧,他连童年时骑的第一匹马都一直带在身边不离左右,最后那马老得走不动路了,他都给它穿金戴银,视为至宝。 )(啊~亚历山大既暴虐又苏~疯子和天才般的美感~)




“Sons of dreams outlive sons of seeds.”








美人赫菲斯提安的一点资料:




作者:Jona Lendering
作者介绍:荷兰历史学家。历史学校Livius Onderwijs的创始人之一。古代史网站livius.org的维护人。

赫菲斯提安(约公元前357年~324年):马其顿贵族,亚历山大大帝最亲密的朋友和恋人【译者注: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有资料如此肯定地直接说赫是亚的恋人的!】。在对波斯远征中,他有时候会担当军队指挥官,但他可能是更好的组织者(organizer)。 

根据阿里安(Arrian)的文件记录,赫菲斯提安出生于古马其顿首都佩拉(Pella)。他的父亲阿明托尔(Amyntor)一定身居要位,因为他的儿子是在腓力国王(公元前360~336年)的宫廷受教。赫菲斯提安父亲的希腊名字暗示了他一定是效忠马其顿且受重用的希腊雇佣兵首领或者智者。(亚历山大的舰队司令和朋友尼阿库斯Nearchus的父亲是另一个例子。) 

当他还很年轻的时候,赫菲斯提安遇见了王储亚历山大。尽管我们最好的资料来源没有明确提过赫菲斯提安和著名的马其顿科学家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之间的联系,我们可以假设赫菲斯提安和亚历山大一样,也是在梅扎(Mieza,现代Naousa下面)接受了亚里士多德的教育。亚里士多德在梅扎的学校,坐落于马其顿最漂亮绿化好的地区之一。如果我们相信第欧根尼·拉尔修(Diogenes Laertius)——他写了一本非常有趣的《哲学家生活》(Philosopher's lives),亚里士多德出版了他和赫菲斯提安之间信件的合集。这说明这两个人在亚历山大的波斯远征中,有互相通信。但是,第欧根尼不是个永远可靠的作家。 

赫菲斯提安第一次被提到,是在亚历山大波斯远征刚开始的时候,当这群入侵者抵达特洛伊时(公元前334年五月)。他从来没有被以国王的“朋友”或“王伴”介绍过;他只是被简单地提到,这暗示了历史学家们认为人人都知道赫菲斯提安是亚历山大的恋人。(只要罗密欧在舞台上,我们就不需要介绍朱丽叶。) 

在特洛伊,亚历山大献祭了古代的英雄们。据说他去了他传说中的祖先阿喀琉斯的墓地,而赫菲斯提安则祭拜了阿喀琉斯的朋友帕特洛克罗斯。再一次,这暗示了赫菲斯提安是亚历山大的恋人,因为公元前四世纪时,人们普遍认为这两位传说中的英雄是恋人关系。(荷马指出他们曾分开过夜——只有当这两人的恋人关系已被视作理所当然时,这句话才有意义。) 

如果阿喀琉斯及帕特洛克罗斯和亚历山大及赫菲斯提安这两对的对比非常贴切,赫菲斯提安——如同帕特洛克罗斯——比他的恋人大。因为亚历山大是在公元前356年夏天出生的,所以我们可以假设他的朋友是在——比如说——公元前357年出生。 

拜访过特洛伊后,赫菲斯提安就在我们的资料里消失了一阵子。这说明他是和亚历山大在一起,而且没干什么值得人注意的任务。直到伊苏斯战役(公元前333年十一月)之后,我们才重新在资料里看到赫菲斯提安,在一则非常著名的轶闻里。马其顿人取得胜利后,皇后斯妲忒拉(Statira)被俘。她来找亚历山大,却跪在赫菲斯提安面前,以为他是国王。亚历山大挽救了她的面子,说:“别担心,老妈妈,他也是亚历山大。”【译者注:不知道是作者笔误,还是历史学家们对古代资料的翻译理解不同,其他地方一般认为犯这个错的是大流士母亲而不是妻子。但是引用的亚历山大这句话基本差不多。】 


很有可能赫菲斯提安被描画在了亚历山大石棺上(虽然一些学者认为石棺上那个男人是安提柯一世“独眼”Antigonus Monophthalmus)。如果这个身份鉴定是正确的,伊苏斯之战时赫菲斯提安是骑在马背上战斗的。 




赫菲斯提安被派去西顿(Sidon)执行一个外交任务,他要在那任命一个新国王。他选了一个叫Abdalonymus的男人。这不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但是我们要注意到,在此之前他没接过什么任务。第二年,他指挥和征服者们一道的腓尼基海军;这意味着他必须要供给主力军。这是一个更加重要的工作。(但是,要注意的一点是,我们最重要的资料来源阿里安,并没有提到这些任务。)【译者注:从维基来看,是寇提斯说的这些任务。而这支海军的组成,真是众说纷纭啊,可能是不同历史学家对古代资料的翻译理解不同吧。】 

在亚历山大停留在埃及时(公元前331年前半年),雅典政治家德摩斯梯尼(Demosthenes)——马其顿人的一个敌人——的一位朋友接近了赫菲斯提安。这位使者说,希望赫菲斯提安能在亚历山大面前为德摩斯梯尼美言几句。我们不知道赫菲斯提安有没有同意,或者,如果他同意了,结果怎样。 

公元前331年10月31日,波斯人和马其顿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北部的高加米拉打了场大战。赫菲斯提安现在是亚历山大近身护卫官一员,somatophylakes。(事实上,这七个男人并不是真正的护卫官,而是副手。)在这场血腥的战斗中,他的手臂受了伤。 

又一次的,赫菲斯提安在我们的资料里消失了一阵子,除了在一次日期不明的任务中做了波斯俘虏们的守卫和保护者。在公元前330年十月,当一些士兵密谋杀害亚历山大时,我们再次看到他。随即,人们就知道了,王伴骑兵(Companion cavalry马其顿军队里最好的士兵)的指挥官菲罗塔斯(Philotas)知道这个阴谋却没有报告。 

起初,亚历山大原谅了菲罗塔斯,但是第二天,方阵指挥官克拉特鲁斯(Craterus)和科纳斯(Coenus,菲罗塔斯的姐夫)重申了指控。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否有隐秘的动机,但是我们可以这么怀疑——两名步兵指挥官在起诉首席骑兵指挥官。那天晚上,菲罗塔斯被逮捕了。 

因为军队要执行马其顿的死刑审判权,亚历山大组织了一场审讯。他起诉了菲罗塔斯,议会宣判菲罗斯塔犯有谋反罪。但是,这个谋反的确切性质并不明晰。赫菲斯提安、克拉特鲁斯和科纳斯宣称需要对菲罗塔斯用刑来逼出真话。菲罗塔斯承认了他和他父亲想要杀了亚历山大,然后自立为王。他认罪后,这名王伴骑兵的指挥官就被处决了。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没有人怀疑第一个阴谋不是事实,但是菲罗塔斯和帕曼纽( Parmenion)的阴谋是否存在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刑供逼出来的认罪很有可能不能作为证据。另一方面,菲罗塔斯没有报告第一个阴谋的确很奇怪。很有可能他想看看会发生什么:如果士兵们失败了,没啥损失;如果成功了,军队会选他做指挥官和国王。他会获得很多。但是,他有动机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他就真的做了他被指控的罪行。我们永远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场谋杀的结果很明显。首先,菲罗塔斯的处决使得他父亲帕曼纽被杀成为必然——而且事实上,他的确被干掉了。第二,王伴骑兵现在受两个男人的指挥:为了避免指挥官们权力太大而采取的安全措施。新的指挥官是克雷塔斯(Cleitus)——一名深受信赖的高级军官,和赫菲斯提安——还是只菜鸟。 

公元前329年、328年和327年,他们战斗于阿契美尼德帝国(Achaemenid empire)东北辖地大夏和索格底那亚。由于这些战斗大多依靠骑兵,我们可以预期资料里王伴骑兵指挥官的活跃表现,但是赫菲斯提安却明显缺席。这是因为,对于索格底那亚的游击战来说,赫菲斯提安和克雷塔斯联合指挥的军团太大。所以它被分为更小的单位,而赫菲斯提安只领导其中一支。(需要注意的是,亚历山大杀了克雷塔斯,这使得赫菲斯提安成为了王伴骑兵的最高统帅,而他的能力可能还不足以担此重任。) 

所以说,亚历山大怀疑赫菲斯提安的军事指挥能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看好他的朋友。资料里提到赫菲斯提安在冬天时需要确保粮草供给,这是很重要的任务。此外,亚历山大娶土著公主罗克珊娜时,是赫菲斯提安做的伴郎。但是赫菲斯提安很少指挥战斗;当他需要指挥军队迎战时,总会有一个更有经验的军官和他共享指挥权(比如,克雷塔斯、阿塔巴兹Artabazus和佩迪卡斯Perdiccas)。 

和佩迪卡斯一起,赫菲斯提安率领着军队沿喀布尔河(river Kabul)而行,穿过开伯尔山口(Khyber Pass)进入旁遮普(Punjab)(公元前326年春天)。他们在这里占领了一个叫Peuceolatis(印度语Puskalāvatī,在巴基斯坦白沙瓦北边)的小镇。继续前行至印度河,他们在Hund附近建了座桥,和马其顿人同盟之一塔西拉(Taxila)国王盎庇斯(Omphis,印度语Ambhi)谈判。 

赫菲斯提安率领的骑兵团参与了希达斯皮斯河战役(现代叫杰赫勒姆河;公元前326年五月)。他们在此战中打败了宝拉瓦(Pauravas)国王波拉斯(Porus,印度语Puru)。波拉斯投降后,亚历山大让他继续统治自己的王国。但是,波拉斯的亲戚之一,一个也叫做波拉斯的家伙,继续抗争。赫菲斯提安被派去对付他。这一次他的合作指挥官是一个叫德米特里( Demetrios)的家伙。 

亚历山大想要攻击恒河流域的印度王国摩羯陀(Magadha),但是马其顿士兵们拒绝继续远行。他们远离家乡,身陷一个似乎雨水停不下来的国家(当时是季风季节)。在亚历山大三十岁生日前不久,一场公开叛乱爆发了。国王知道他必须得折返了。赫菲斯提安受命在艾斯希尼斯河(Acesines,现代的杰纳布河)河岸上建立一个要塞小镇,老雇佣兵们被留在了那。 

马其顿军队现在被分成三支。亚历山大领导主力军,他们坐在船上缓缓南行。克拉特鲁斯指挥第二支军队(在河西侧),赫菲斯提安则负责第三支。他们预计路上不会有战斗,所以这很可能是赫菲斯提安第一次单独领军。 

这也意味着克拉特鲁斯和赫菲斯提安被尽量的分隔开。不少迹象表明亚历山大最好的指挥官和他最好的朋友之间处不来。他们俩之间的区别总结如下:赫菲斯提安是 philalexandros(爱亚历山大的人),克拉特鲁斯是 philobasileus(爱国王的人)。但是他俩之间对抗的细节却很少。公元前325年6月,亚历山大命令克拉特鲁斯的军队西行,以此终结他二人之间的争吵。 

剩下两支军队抵达印度河三角洲后,赫菲斯提安受命建造一座新城Patala。希腊资料是这么说的,但也许更准确的说法是他重建了一个已有驻地。因为Pâtâla在印度语里指船队营地。在这里,尼阿卡斯( Nearchus,亚历山大的另一位私人朋友)成立了一支大舰队,用来把大部分军队运回巴比伦。 

八月,亚历山大率约33,000人离开Patala朝卡尔马尼亚(Carmania)前进。在这次行军中,他们建立了一个很大的粮仓,让尼阿卡斯和他旗下的33,000人可以再补给。亚历山大的人马首先打败了当地土著Oreitan,而领导辎重队的赫菲斯提安则受令又建了座新城Rhambaceia(现代的Las Bela)。列昂纳托(Leonnatus)留在后面防卫这片区域,毕竟尼阿卡斯还得沿海岸而行,粮仓必须得保证不受损害。 

同时,亚历山大和主力军向西走。他们得穿越格德罗西亚沙漠(Gedrosian desert),大约在今天巴基斯坦俾路支省南边。马其顿人知道他们得等到季风雨停后才能穿过这地区;等他们抵达卡尔马尼亚时,庄稼已经丰收。为了从这样的有利状况里获益,亚历山大必须抓紧赶路。 

格德罗西亚沙漠之行是场灾难。军队花了六十天穿越这片沙漠,灼烧般的热焰和水资源的匮乏造成了无数伤亡。托运行李的动物不得不屠宰掉。军队本身可能相对来说受损不是很严重,但是士兵们的情妇、商人们和其他平民都饱受饥饿和口渴折磨。由于赫菲斯提安跟随在亚历山大身后,他的人马遭受的损失可能更惨重。毕竟先锋部队已经把他们能找到的食物都发掘完了。 

公元前325年十二月,亚历山大、赫菲斯提安、尼阿卡斯和克拉特鲁斯的部队在卡尔马尼亚会师。他们大肆庆祝,亚历山大装扮成狂欢之神狄奥尼索斯(Dionysus),他神话里的祖先。其他人也都学他——连续七天,每个人都沉浸在狂欢滥饮中。 

军队继续西行抵达苏萨(Susa),在这里亚历山大和他的手下们都好好休息了一番。到处都是庆典,勇敢的士兵们受勋获得表彰。有些人获得了紫色长袍。尼阿卡斯、列昂纳托(他打败了Oreitans)、塞斯塔斯(Peucestas他在印度救了亚历山大一命)和赫菲斯提安都得到了金冠。没有人反对这个加冕礼,这令人很吃惊。因为六年前,许多人还没法接受亚历山大开始戴王冠这件事。 

苏萨最大的庆典是场持续了五天的婚宴。自从公元前331/330年亚历山大完全征服巴比伦、埃兰和波斯后,许多波斯公主开始接受希腊教育;现在她们已经做好嫁给马其顿军官们的准备了。舞者、演员和音乐家们从希腊四面八方涌来,为这场盛宴增添光彩。 亚历山大自己娶了两个阿契美尼德公主,分别来自不同王室血脉。大流士三世(Darius III Codomannus)的女儿Barsine,和阿尔塔薛西斯三世(Artaxerxes III Ochus)的女儿Parysatis。赫菲斯提安娶了大流士三世的另一个女儿Drypetis。其他军官则娶了头衔更低的公主。


这段时间里,赫菲斯提安还被任命为 chiliarchos,“vizier”;而托勒密则成了亚历山大的 edeatros,“taster”:两者都是过去波斯宫廷官员的希腊名字。根据波斯惯例,赫菲斯提安被授予一根手杖和金耳环,就如法纳西斯(Pharnaces)的图上那样——法纳西斯差不多在两百年前做过vizier((hazarapatiš)。 

公元前324年夏天,亚历山大和赫菲斯提安在埃兰和巴比伦南边领军;不是因为打仗,而是为了找出主要河流的河道和海岸。亚历山大的下一步计划是航海远征阿拉伯,必须控制海岸区。并且,他们从伊朗招了不少新兵,必须要训练他们。 

身为vizier,赫菲斯提安要负责很多事,他对皇家信件的决策可能是他和亚历山大秘书攸美尼斯(Eumenes)之间争端的起因。但是我们的资料对于他们俩之间争吵的细节都保持沉默。我们唯一确知事实是亚历山大要求他们和好。 

夏季晚些时候,亚历山大北行拜访埃克巴坦那,他帝国的众多首都之一。米迪亚(Media)总督阿特罗巴特斯(Atropates)招待了他。照例,他们举办了一场酒会,但是这一次以悲剧结尾:赫菲斯提安病倒去世(公元前324年十月)。Drypetis和亚历山大极其震惊,而攸美尼斯——抓住这个机会来获得亚历山大的欢心——提议给死去的英雄神的荣誉。赫菲斯提安是在巴比伦火化的。 

普鲁塔克写道,亚历山大曾说,没有他赫菲斯提安什么都不是。这是真的。赫菲斯提安是个能干的军官,但是缺乏对手指挥官如帕曼纽和克拉特鲁斯的才华。他是一个熟练的外交官和伟大的组织者,但是他不像塞斯塔斯会说外语,文笔也不如攸美尼斯优美。然而,他比所有人都更贴近国王的心,而这必然使得他的处境非常非常艰难:所有官员都嫉妒他。这使他成为了一个被孤立的人,只能完全地依赖国王。因此,亚历山大可以全心全意地信赖赫菲斯提安。


















评论

热度(236)

  1. 梅西耶天體_佛系选手500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