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半日闲

[楚留香 男神x你]一头扎进他的怀里

竟然可以延伸出这样的小剧场 好撩

深思朝暮:

#欧欧西预警#


#内含蔡/楚/方/胡/邱#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说到做到老子要泡方思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蔡居诚】

门外少女的呼唤声实在是忽视不得,他不耐地站起身,走去门边打开了门——



“嘭”的一声闷响,他怀中一沉,讶异地一看,却看到了一颗黑乎乎的脑袋,登地一下,脸也跟着黑了。

  
  
“你这是干什么!!”
   
 
  
怀中的人一抖棱,立刻脱身离开几步,清秀的面庞染了几抹红于双颊处,磕磕巴巴地说了好几声对不起,随后在他警惕的注视下,从囊中颤颤悠悠地掏出了一件光泽尚好的石块。
 
 
  
她一手轻轻拉过他的大掌,将宝石放于他手心,再一按他指节,迫使他握住了它。
   
   
   
“收下吧。”她坚定地说。
 
 
 
蔡居诚愣住了,低头看着手中的宝石。
 
 
 
触感冰凉的宝石在他这个习武之人的手里放着,很快便温热了起来。
 
 
 
“我前阵子跟朋友去干架抢装备了……这,这是我从他们装备上抠下来的……”
   
   
   
“你不要嫌少,我反应有点慢,抢不过我那些队友,就拿到了这个……”
   
    
   
“你…是不是真嫌弃了……”
   
   
   
你见蔡居诚一点反应都没有,嗫嚅着垂下脑袋,用脚尖碰脚尖,沮丧不已。这倒是让蔡居诚着实好好打量了你一番后,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
  
   
  
你见他没应话,小心翼翼抬头看了眼他,却见他盯着你衣袖间露出的手腕,目不转睛。

   
 
你先是不明所以,后来想起手腕前几天在肝架的时候摔了,顿时心虚地抖了抖袖子,意图遮住上面摔得极其难看的伤口。
   
   
   
“蠢死了。”
   
   
   
他有些咬牙切齿地说。
   
     
   
“诶?” 
    
 
   
你忽然被一阵力度扯了过去,蔡居诚勾住了你的小臂将你拉入了屋内,把你按倒在圆凳上。
   
   
   
“师兄……”
   
   
   
“闭嘴!!”
    
   
   
他从屋中不知道哪个角落拿出了一瓶药膏,打开后用指腹从里挖,动作不温柔也不凶残地拍在你的伤口上,期间一句话也没说。
     
   
   
你定睛一看瓶身,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摆摊处卖两千银两的药,吓得整个人都清醒了。
   
   
   
   
 
 
  
 
“那个,我听说,这个很贵……”
 
 
 
“都说了闭嘴!!!”
   
   
   
    
   
 
 
 
——《后来你才知道了这是蔡居诚另外一个壕尊客给他送的礼》《“那你…有给他加好感吗quq”》《“加屁加,送完就让他滚了!”》
 
  
 
   
 
 
    
 
  
   
  
【楚留香】


“香帅…”
 
 
 
楚留香闻声一顿,转过身来,似乎有些诧异:“可是小友?”
 
 
 
你蹦哒着蹿了过去,没等他来得及反应,你大张双臂一脑袋扎进了他怀中。
 
 
 
“小友?”
 
 
 
他更吃惊了,只是声中含笑:“你这是……”
 
 
 
你在他怀里昂起头来,扬起一个八颗牙齿的笑容,甜声唤道:“香帅!”
 
 
 
“嗯?”
 
   
   
他也扬起了双手回抱住了你,弯着眉眼望住你,等待着你的下文。
 
 
   
“我想——死你啦!!”
 
 
 
你说想字的时候嘴巴张得超级大,故意卖了趟乖,卖乖过后还乖巧地摆了个微笑。

 
 
——而对方似乎也很吃你这一招,低低笑了几声后,低头在你耳边轻声道:
 
 
   
 
 
“楚某…也非常地挂念小友。”
 
 
 
 
 
说罢,便将你搂得更紧了些。
 
 
 
   
 
  
  
   
——《“香帅,你好香噢。”》《“哈,小友可不要乱来,楚某可从不认为自己乃正人君子一辈…”》
 
 
 
 
 
 
 
 
 
      
【方思明】
 
 
你已经绕着方思明转了半个时辰都有了。
 
 
 
“方思明明明明明!”
 
 
 
“……”
 
 
 
“方方方方方思明!”
 
 
 
“……”
 
 
 
“思明兄兄兄兄兄!”
 
 
 
方思明大概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他终是没忍住身旁聒噪的你,一双琥珀色的眸子略带无奈地看向你的方向,看得你手舞足蹈的动作登时一顿,立马慌乱地背了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
 
 
 
“……”
 
 
 
总不能说你看到人家武华秀恩爱你就想过来揩油方思明吧。
 
  
 
你望着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指套,咽了口口水,有些讨好地冲他笑了笑。
 

  
——说了的话你大概现在就会被他扔到河里。
 
   
 
“我这不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力嘛。”
 
 
 
方思明眉心一跳,狐疑的眼神直直地打在了你身上。
 
 
 
你身子一僵,立马站得笔直,生怕被他看出你那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哪料他一挥袖,淡然道:“所以说吧,到底想干什么。”
 
 
 
你眨巴眨巴眼,悄咪咪地往前跨了一大步。
 
 
 
“嗯,我就皮一下下……”
 
 
   
方思明:“?”
 
 
 
“真的就一下下……”又跨了一步。
   
   
   
“??”
 
 
   
“只是一下下……”
 
   
   
你一个大步跨到了他面前。
 
 
  
随后——站姿挺拔的方思明猝不及防地被你一头撞在怀中。
 
 
  
——同时还被你像一只小章鱼一样扒在了身上。
 
 
 
 
 
  
  
 
“……”
 
 
 
死一般的沉默。
 
 
  
 
 
 
  
    
“……我错了。”
 
  
  
“……”
 
 
   
许久,他轻叹一口气,双臂虚虚地环住了你的脖颈。
 
 
 
你听到一阵衣袖摩擦的窸窸窣窣声,正疑惑着,方思明忽然低下了头,鼻尖与你的距离只有几寸之差,用那双好看的琥珀色眼睛盯着你。
   
   
 
一只手抚上了你的脸颊,温度有些冰,却不妨碍它传递着主人的温柔。
 
 
   
你感觉到什么不对,一看他葱白的指尖,立刻明了。
 
   
   
——方思明把他的指套摘了下来。
   
   
   
“你还真是大胆,敢对我这么做。”
   
   
   
他的指腹擦过你的耳垂,温度微凉,一路沿着你的轮廓,激得你头皮都麻了,最终停在了你的下颔。
   
   
   
“看着我。”
   
   
   
他命令道。
   
   
   
你唯好看了过去,抬起头的那一瞬间,你瞳孔骤缩,惊讶地眨了眨眼,有些不敢置信。
   
   
     
   
   
    
   
 
——方思明,在笑?
   
   
    
   
   
   
    
   
   
   
——《“思明兄!和我去扯证吧!!”》《“…什么是扯证?”》《“就是结婚!!”》《“……你倒是挺敢说的。”》《你心猛地一凉》《“不过听上去不错。”》《“!!!”》《“…嗯,我接受你的提议了,挑个时间吧。”》
 
 
 
 
 
    
 
 
   
【胡铁花】
   
  
你和胡铁花喝酒喝高了。
 
 
   
人老胡倒好,起码酒量是在那的,而你一个半吊子,酒量最多也就半杯多,还逞强干了一壶白的,现在醉的面色酡红,嘿嘿嘿的傻笑着,跟个二愣子没什么两样。
 
 
   
“哟,少侠啊,少喝点吧你!”
 
 
   
胡铁花也隐隐约约有些醉意,但起码神智还是清醒了,走近你身旁拍了拍你的肩,见你没啥反应,伸手将你紧紧握着的酒壶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好把壶给拿出来放远一些。
 
  
   
不料喝醉了你的格外的冲,见胡铁花想要抢你酒壶,赶忙抱在了怀中,一脸“你想要对我的宝贝做什么”的表情警惕地瞪着他。
 
 
 
——如果不看那张红的跟猴屁股一样的脸,兴许你看上去是很凶的。
 
 
 
胡铁花叹了口气,又走了过来,愣是用了点力才把酒瓶给从你手中提了出来,你手一空,瞬间色变,猛地昂起了头,对上了胡铁花的视线。
 
 
 
胡铁花茫然地眨眨眼:“又怎么了?”
 
 
   
紧接着又像是怕你跟他要酒喝,赶紧接话:“诶,你可不能再喝了啊,再喝你非得醉晕过——”
 
 
   
一声闷响,胡铁花只觉胸前一重,趔趄了一下,下意识地扶住了扎进怀里的人,垂眼一看……
   
   
   
可不是你那满头乌发的小脑袋吗。
   
   
   
“少,少侠?”
   
   
   
胡铁花懵了,下意识地想要伸手一摸,却立马想起了什么,停了下来,只是猫下身左右看了看你,不确定地又唤了一声:“少侠?”
   
   
   
“嘿嘿……”
   
   
   
回答他的是你的傻笑声。
   
   
   
“老胡你好暖和啊…”
   
   
   
——以及你听上去软糯糯的呢喃声。
   
   
   
胡铁花面色一僵,愣了好一会,才没忍住,笑出了声。
   
   
    
   
   
这丫头,嘿。
   
   
    
   
   
   
   
   
——《第二天你醒后看到了睡在一侧的胡铁花没给吓死》《“老胡!我是不是对你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哈??”》《“你,我我,你……”》《“——噢,说起来你昨晚精力倒真是充沛得很,差点没累死你老胡我了!”》《“……?????”》
   
   
   
   
   
*其实老胡只是被你拉着唱了一晚上的儿歌一夜未眠
   
    
   
   
   
   
   
   
    
   
【邱居新】
   
   
嗯嗯师兄真的只会嗯嗯啊。
   
   
   
你望着面前不动如山的男人,心里苦的很。
     
   
   
“师兄,你喜欢武当吗?”
   
   
   
“嗯。”
   
    
   
“师兄,你喜欢掌门吗?”
   
   
   
“嗯。”
   
   
   
“师兄,你介意我冒犯你一下吗?”
   
   
   
“……”
   
    
    
邱居新终于抬眼瞄了瞄你,道:“嗯。”
   
   
   
不知怎么的,你猛地哆嗦了一下,尴尬地冲他笑了笑。
   
   
    
“师兄,我开玩笑的,我可没这胆。”
   
     
   
“……”
   
    
   
你又犹豫了半天,心里打着多多的小九九,跟小老鼠一样凑到了他跟前。
   
   
   
邱居新淡淡地看了你一眼,没有说话。
   
    
   
“那师兄……”
    
    
    
你咽了口口水,“你喜欢我吗?”
   
   
   
   
   
   
   
    
“嗯。”
   
   
  
   
   
   
   
   
……嗯???
   
   
   
你惊了。
   
   
   
“…又是玩笑吗?”邱居新见你这副反应,神色不变道。
   
    
   
“当然不是!!”
   
   
   
你赶紧否认,“不是不是!!我是认真的问你!!”
   
   
    
“你…真的喜欢我?”
   
   
   
邱居新的那双眼中毫无波澜起伏,如同一汪平静的江水,没有表达着任何情感。
   
   
   
可你却看到他微微舒展开眉眼,开口道出了那句你想都不敢想的话。
   
   
   
 
  
——那句你从来不敢奢想的话。
   
   
   
   
   
   
   
   
你只见他薄唇一张一合,说完后唇角微勾,脑内一声轰鸣,炸开了。
   
   
   
“这…”
   
    
    
“嗯,你不是要冒犯我吗?”
   
   
   
……???
   
    
   
一语惊人啊我的嗯嗯师兄!!
   
    
    
邱居新将你的傻样收进眼里,不可察觉地轻笑一声,往前迈了一步,贴近了你红透的脸,道:
   
   
   
“我允了。”
   
   
   
“所以,你会怎么冒犯我?”
   
     
     
     
    
   
   
    
“……”
   
   
    
邱居新搂着扑进怀里的小姑娘,低头看她一眼:“…就这么冒犯我?”
   
    
   
“…师兄,你是不是在期待着什么。”
   
   
    
“没有。”
   
   
   
“……”
   
   
   
     
   
   
   
     
     
    
——《邱居新跟你说的是:“嗯。”》《顿了顿,“真的喜欢你。”》
   
    
    
    
   
   
   
    
  
   
The End.



















评论

热度(2741)

  1. KIMIKO朝素识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