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半日闲

假扮殷候外孙被揭穿

|这一章看到这里之前我都是有点儿心酸的 展昭在主动与被动之下游离于江湖之外 庙堂中又只是四品 虽说不靠别人自己就闯荡出了南侠的名头 但黑白道的俗人们却对他态度微妙  
也心疼殷候 老人家想到我家这么优秀的展昭却连自家外公的姓氏都报不得
众人也为展昭这样优秀的却不会大放异彩的后辈扼腕叹息
但展昭是谁 虽从小梦想是“吃遍天下无遗漏” 看似没心没肺 但是他高的惊人的天赋 伴随长大的一切 那都是魔宫带来的 他就是魔宫的宝 就是他外公的宝 谁都不能顶替!谁都不能看低!
ps: 反正我看到猫猫那么霸气 外公鼻子一酸 我的鼻子也酸了 以前都是笑着看 这回哭出声|

白玉堂迅速扫了众人一眼,走到展昭身边,随后对陆天寒行了一礼,“外公。”
陆天寒点了点头。
瞬间,楼里人面面相觑。
就在一片安静之中,陆凌儿跑了上来,“爹呀!你要……唔。”

可那头……江湖人可激动了——这人是白玉堂的外公,身边又跟了个疯疯癫癫的丫头,难道就是大名鼎鼎的陆天寒?
远处,天尊就注意到殷候的神情,似乎有些黯然。同样是外公,人家的外公多让人自豪啊,自己就给子孙添麻烦咯……
无沙和天尊对视了一眼。
……
此时,就见展昭忽然站了起来,走向殷明月。
白玉堂摇着头……这会儿,雪蛤汤送上来了,陆天寒盛了一碗给陆凌儿,又给白玉堂盛了一碗。。
白玉堂刚才跟陆凌儿折腾半天也饿了,就端着喝,边看着那边情况。
此时,楼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展昭吸引过去了。
陆天寒压低声音,问白玉堂,“展昭准备怎么处理?你不担心啊?还有心情吃,人家可向着你呢。”
白玉堂笑了,对陆天寒摆摆手,“放心,那猫自有办法处理。”
陆天寒挑挑眉,“真的?”
“那可不,你不也没占到他便宜么。”白玉堂促狭地看了看桌上的大麦茶纸包。
陆天寒尴尬,瞪他——臭小子。
白玉堂说完,抬头望过去——展昭会怎么处理?以他对展昭的了解,有一件事,其实展昭早就想做,但是一直没机会做,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做?
远处,天尊和无沙也看殷候,那意思——你外孙会怎么处理?
殷候耸了耸肩,叹气,“哎……”
无沙和天尊都看着他。两人其实也理解殷候的无奈……白玉堂可以光明正大在世人面前叫陆天寒外公,引以为傲,而殷候呢?女儿、外孙,都要隐姓埋名。
就在众人都好奇展昭准备如何处理的时候,只见展昭走到殷明月跟前,站在了桌边。
殷明月仰起脸,看展昭,问,“展大人,有何见教?”
“你是假的。”展昭淡淡开口,“殷候没有你这样的一个外孙。”
殷明月冷笑,“还是这句啊……有证据么?”
展昭伸手,轻轻一撩衣袖……啪嗒一声。
就见一串天珠手链滑了下来,落在展昭手腕处。
众人看到那串天珠,都愣了。
陆天寒也愣了,白玉堂笑了笑,端着碗喝雪蛤,果然做了啊……展昭就是展昭!他名正言顺,怕什么?
而此时,对面的天尊和无沙也张大了嘴,殷候就坐在那里发呆。
只见展昭用巨阙轻轻一点殷明月眼前的桌子,不紧不慢地开口,“因为我才是真的。”
展昭的话出口,酒楼里,瞬间鸦雀无声。
良久,尧子凌突然问,“你说你什么是真的?”
展昭一挑眉,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我说,我展昭,才是殷候独一无二的外孙。”
远处,天尊和无沙轻轻推了推傻眼的殷候。
殷候被他俩推了两下,才回过神来,下意识伸手搔了搔头,莫名鼻头有点点酸。
天尊笑着瞧他,“开心啦?”
殷候抓耳挠腮的,但是脸上却有难掩的笑意——他家昭昭说自己“是殷候独一无二的外孙”的时候,好自豪,好骄傲。
无沙也笑了——展昭果然是殷候亲外孙,要不然不玩,要不然就来点惊世骇俗的!做这选择的时候就和刚才选择帮白玉堂一样,一点挣扎都没有,宁可前途名誉都不要,他也要在天下人面前,认了殷候这个外公。
白玉堂端着雪蛤汤,挑眉看了看陆天寒,那意思——怎样?
陆天寒点了点头,笑——好个展昭!这性子,带劲!

评论

热度(42)